• 本站12国记同人作品均为作者授权

    请勿再度转载

    想牵走的话直接联系原作者吧,出处皆已标明^^

    愿大家在这儿玩得开心

    Tag:

  •   曾听过一曲原汁原味的女声清唱.
      月迷风影.十二国记之月迷风影.这首歌的名字就足以让人想象很多了.想象月出,风拂,柳动,影晃;想象柔和月色下寂静无声的一切,想象是否风会吹来一片云遮住月的脸......
      声音从音箱中缓缓流出,流进我的耳朵,然后直达我心灵深处.
      是那种低沉中略带点沙哑,但又柔和如流水一般的声音;是那种可以敲醒沉睡的心,然后缓缓滋润的声音.
      声音在房中回荡,空旷有略带点淡淡的忧郁.
      也听过配乐版的月迷风影.总觉得没清唱动听.一直固执地认为那么唯美的歌名必须用一种唯美的感觉相匹配.而那种感觉,只有在空灵的清唱中才会渗透出来,然后慢慢蔓延,直到淹没心的每个角落.
      动漫歌曲就是这样,只带着那个世界的天真与烂漫,全然不顾现实世界中有怎样的纷...
    Tag:

  • 你看这池中一丝丝的白线,那其实是幽游的银鱼。


    *****


    跪在玉座之前,我低头抱拳于胸。

    主上,请再三思,我们不能这么做。台甫,也请您一起劝劝主上。

    无声。

    我微抬头,主上正闭目思索,台甫恭立一边。不动的沉静,宛如空气胶着。


    *****


    凌云山上,亭台楼阁。长闲宫内,红柱白墙。

    小桥流水。炎华池。条条锦鲤在桥下穿梭。

    春风拂面,一瞬间,简直不知何时何地。

    杨莘,最近一切可好?

    我回神,看向主上。主上一如以往的面带微笑,台...
    Tag:

  • 当满池的莲花都开时,一定很美很美吧。


    *****


    延麒,延麒。

    温柔的唤声。我睁开眼。银白的长发划过我的脸庞,是一张美丽的带笑的脸,溢满着宠爱。那是白怡见,我的女怪。

    延麒,今天是升山的日子,您不早些起身准备么。

    我点头,坐起身的同时,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。女仙奈璃在门外唤道。

    蓬山公起了么。


    *****


    我是麒,诞生就是为了寻找我的王,然后辅佐他治理我们的国家。

    金发,成兽也仍是少年的模样。是以我常会被拿来与他比较。

    延麒六太,雁的前一个的台甫。...
    Tag:

  • 因为着自由,所以才更要约束,那才更自由。


    *****


    吧嗒。

    那个人就这样摔倒在我眼前,我被吓了一跳。


    *****


    所以大哥哥就是因为那个原因饿昏了么?

    我晃动着脚,好奇的看着此刻坐在我身旁,正在大口的嚼着甜糕的人。听到我的话,他回过头,露出了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容。他轻咳了一声。

    是啊,就是因为那个原因。

    他用手抓了抓头,似乎很不好意思,虽然衣服上满是尘土,却不知道为什么完全不会让人觉得讨厌或者不舒服。

   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呢?

    他微笑着问,和蔼可亲,虽然嘴角边还粘着些...
    Tag:

  • 多少的数字将是一个轮回。


    *****


    头很痛。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起床时都有着这样的感觉。

    脑中总是混混沌沌的。我为什么存在,我从何时存在,也许是因为太久远了,记忆已经模糊不清。

    不过西王母对我说,这是我睡了太久的原因。她说,我每次醒过来后,都会像这样迷糊的可爱。

    可爱。也只有西王母一个人敢这样和我说话。

    我是这个世界的主宰,是至高无上的存在。

    他们对我的称呼是,天帝。


    *****


    我觉得我似乎做了个很奇怪很凌乱的梦。

    梦到我重新造了这个世界,梦到我变成了王,麒麟,将...
    Tag:
  • Tag:

  • 【番外篇】


    阳子:你们王子为什么分明有人形,
       还要以老鼠的样子走在街上呢?〔不解〕

    六太:那个啊,算是他的兴趣吧〔啃桃子〕

    阳子:他的兴趣?
       以鼠形现身?

     

    六太:不,裸奔。〔继续啃桃子〕
    Tag:EG

  • 其一:李斋的等待


      戴国的这个冬天依旧冷。

      昨夜的积雪将庭院的树染成了全白。雪还不算下的太大,庭中只是斑驳泥泞了点,整理起来应该不会太过麻烦吧,李斋心想。

      已经累了三天的衣服,一直累着不洗自已会更困扰,只希望现在的井水不会太冷。冬天洗衣服已经是很头疼的事了,光凭一只左手若要洗一整大篮衣服,更是令人想了就烦。

      提起房间一角的藤篮,走到房门前,再将它放下,用左手将拉门拉开,然后提着它出门,再放下,再将拉门关上。只不过是出个门,竟然需要这么麻烦,李斋想起还是要自叹无奈,双手健全时都想不到,四肢健全是多么幸福的事。

      那是初冬前的第一场雪吧,来的态势不强,倒只像在宣告,冬天要来了。李斋知道,当冬季降临时,无情的白雪会迅速的覆盖整个戴国,那是戴国最严峻的恶劣天候。从君王所在的云海之上再次...
    Tag:
  • TO:雪柳2007-08-18

    TO:雪柳

    Tag: